第九十六章 双杀(八)

昭研市刑警支队长,袁康民,38岁,二级警督,这便是余则成在《双杀》剧本宇宙中的身份。

看到这里,大伙儿肯定以为余则成和小千代进入的是同一个剧本宇宙,这基本上没错,但有一些细微的不同。

余则成和小千代现在不仅不知道对方也在这个剧本宇宙中,就连目前的任务来说,两人也是不一样的。

“嗯......看尸体的体表特征,死亡时间大约在40个小时之前。”余则成来到昭研四中的杂物间,即案发现场后便开始了观察,即使法医和技侦支队的同事还没有到,余则成也能大概看出死者死亡的时间。

此时,余则成的助手刘杰刚好在校领导那里做好了初步调查询问,便第一时间把询问记录拿给了余则成。

死者名叫韩梓博,女,32岁,硕士研究生学历,昭研四中临聘历史教师,工龄五年,已婚,有孩子,孩子姓名性别以及配偶姓名暂时未知,近期没有与同事和学生产生明显冲突......。

看到这里,余则成抬头看着刘杰道:“五年工龄的职工,领导不知道其配偶姓名倒也勉强说得过去,怎么连死者的孩子叫什么名字,甚至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刘杰耸了耸肩道:“这点我也很奇怪,但四中吴校长却称这种情况很正常。”

“正常?”余则成笑道:“该不会学校内部管理层也和学生一样搞霸凌团伙吧?”

“你看住现场,确保后续来的同事正常开展工作,我去找吴校长谈谈。”余则成拍了拍刘杰的肩膀便向校长办公室走去。

余则成目前的主线任务是调查昭研四中命案现场,而像这种单位职工死在单位的命案,问题十九**出在单位内部。

与上了年头有些破旧的教室和科室相比,校长的办公室就显得精致了不少,有两间房子,自带卫生间和洗浴设备。

四中吴校长是一个看上去比较普通的中年男性,头发不多,心眼不少,但这点心眼也就是放在学校里算得上机灵,别说和余则成比较,就是其他机关单位的一个科长也比吴校长高上那么一点。

余则成到来后吴校长面色沉重的挤出丝笑容和余则成握了握手,本还想寒暄几句,但余则成不愿意多和他废话,两人的话题很快就来到了今天的命案上。

在余则成提出方才和助手刘杰的质疑后,吴校长叹了口气道:“袁队长是觉得韩老师这种情况很不正常?”

余则成:是的。

吴校长:你们会这么想是应该的,恕我冒昧问一句,你们公安系统基本上都是公务在编人员吧?

“是的”,余则成点头道。

在前几年的机构改革后,公安系统负责正二八经工作的人员已经全部改革为公务在编人员,这种精英化改革的好处自不必多说,可以提高办公效率的同时也能杜绝外界对系统内部的渗透。但无论如何系统内客观上确实还需要在一线进行执勤巡逻和处理小型治安纠纷的基层人员,这些人员以前基本都是辅警,随着进一步的改革,下一步的目标便是把系统内的事业在职人员也下放到基层,执行以前辅警的工作。

至于什么是正儿八经的工作,大伙儿自行体会。总而言之,作为市刑警队长的袁康民在被余则成夺舍前是一名系统内的中高级人员,其混迹的圈子和日常有频繁接触的同事自然都是些负责正二八经工作的公职在编精英,所以继承了袁康民部分记忆的余则成顺理成章的默认财政单位内部的同事关系是比较和谐的。

吴校长:学校这种地方和你们的单位不同,门槛低,人面熟,各种身份,正式非正式的人都有,老师们也多是一辈子在圈子内,说难听点也就是井口内混的井底之蛙,人情味表面上浓,实际上还不是大家各顾各的,现在的情况是学校内非正式编制的老师居多,韩老师这种自然就成了少数派,你也知道,女老师们是非多,我一个男同志,如非必要也不会去和韩老师这种女教师多说话,所以对韩老师的孩子和配偶的情况所知不多。

余则成:咱们学校有很多编外老师吗?

吴校长:是的,实际上不光是四中,昭研市的公办学校基本上都缺老师。

余则成:但据我所知,昭研市本地的人事编制好像早已经满员了吧?为什么还会这么缺人呢?

吴校长苦笑一声道:袁队长,咱们都是在一口大锅里吃饭的,这其中的原因您还想不明白吗?你们系统内不照样需要大量编外的临时人员吗。

余则成笑着点了点头,没有就这个问题继续讨论。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人们上了一个台阶后自然会去追求代表更好生活与更高地位的管理岗位,这是人之常情,相对比较辛苦的基层活儿自然是留给还没上岸的和刚刚入门的人去干。

余则成:关于韩老师的丈夫,你真的一点情况也不了解吗?

吴校长摇摇头表示自己的确不清楚。

余则成:从履历上看,韩老师毕业后就在四中上班,在任职的这几年内她结了婚也生了孩子,她难道没有办结婚宴和孩子的满月酒吗?如果办了,仪式上你没有见过她的丈夫吗?

吴校长:我们学校红白事向来只有正式老师会向同事发邀请,临聘的老师不会参与,自然也不会主动去办。

余则成:是和收入有关吗?

“您真的是一位很敏锐的人。”吴校长点了点头道:“教师群体除了工资收入外基本再没有别的经济来源,现在的薪资水准连正式老师也仅够温饱,临聘老师的工资肯定只会更少,对于这种礼节性的迎来送往能不去的都会选择不去。”

余则成:这不合逻辑,韩老师是一个不知道在四中能干多久的临聘人员,这种情况下她办酒席的收益是很明显的,要是哪一天她不干了,收的礼不就等于不用还了吗?

听到余则成此言的吴校长苦笑着低下了头,片刻后缓缓道:“袁队长,你的推论逻辑上的确没错,但你别忘了,韩梓博老师,她可是一名名校毕业的硕士研究生啊,她有她的尊严。她是不富有,也不是一名正式在编的老师,但这并不代表她的人格低于任何人。”

余则成:抱歉,是我失言了,不过听你这么说,韩老师应该是一名很优秀的人?

吴校长:韩老师的能力和对工作的态度是我从教以来生平所见,当然这也可能和我本人见识浅陋有关。

余则成:哪里,吴校长谦虚了,感谢你对韩老师的客观评价,这坚定了我要把本案办好的决心。

吴校长点点头真诚道:感同身受。

余则成:嗯......那么能不能请你提供给我一点“真正”的线索,让我尽快替韩老师讨回公道。

吴校长脸色微变:什么意思?

余则成:按照你的说法,韩老师是一个热爱工作,很有正能量,而且热爱本职工作的人,这么一个人,为何会在自己热爱的地方上吊呢?所以,她的死,一定和学校有关。

吴校长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个袁队长之前和自己说起教师编制和待遇的事儿,且故意煽动起自己的情绪,其真实目的在这儿!

其实真正有价值的线索吴校长当然是有的,只不过以他的身份不方便说一些话,反正自己只要一口咬定自己对韩老师的事儿不清楚,袁队长还能严刑逼供不成?但眼下自己刚刚唱过高调表过态度,再来个一问三不知就有些难看了。高帽子向来如此,好戴不好摘。

说心里话,吴校长佩服韩老师是真,同情韩老师也是真,希望袁队长查清韩老师的死因更是真,只不过大家都是成年人,吴校长对自己的身份地位有着很清楚的认识,他可以同情,可以敬佩,也可以客观评价,更可以事后给韩老师家属送上自己半年工资慰问,但口无遮拦,不行。

“......我不清楚有什么线索......”吴校长思索良久,终于开口了。

看到吴校长此时的态度,余则成心里已经明白了七八分,他站起身来笑着伸出手道:“吴校长不清楚的话也不用勉强,以后想起来的话可以随时找我,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感谢你的配合。”

吴校长颇有些尴尬的挤出笑脸,和余则成握了握手。

余则成离开校长室后又返回杂物间,此时杂物间周围的区域已经被助手刘杰清空并拉上了警戒线。

“袁队,有什么收获吗?”刘杰问道。

“没什么有价值的。”余则成回道:“技侦队和法医来了吗?”

刘杰:已经初步确认过现场了,基本上确定死者死于窒息,在脖子的伤痕处也没有发现明显的可疑痕迹,初步判断为自杀,详细的情况还需要等进一步的尸检。

余则成点点头道:“明白了,你再去找韩老师的同事们做些有关韩老师最近状态的笔录,我一个人再看看现场。”

刘杰:明白。

随着刘杰离开杂物间,余则成看着韩老师的尸体,使用了自己的技能卡【亡灵的呐喊】。

【亡灵的呐喊】技能卡的效果比较复杂,简单概括一下就是使用技能卡后,使用人可以与死去的人进行精神沟通,死去越久可沟通程度就越低,离尸体太远沟通度也会随之变低,眼下韩梓博老师这种刚死去不算太久的人,尸体又近在眼前,余则成可以与其进行比较深入且清晰的沟通。

与死者沟通可不像打电话那样你一句我一句问个明白,而是会陷入一种与死者“感同身受”的精神状态,就这样,随着【亡灵的呐喊】技能卡的使用,余则成身体未动,精神却深深陷入了韩梓博老师的过往......

《重生之地狱难度》换源阅读
  • 如果不显示,请尝试上方换源阅读
  • 或点击此链接https://m.qxxlw.com尝试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