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一场离奇的车祸

班主任喻老师问学生:“同学们,你们长大了想做什么呀?”学生们争先恐后的举手。

“我想当宇航员,遨游太空。”这是班长。

“我想当科学家,研究最先进的机器人”这是学***。

“我要当解放军,保卫我们的国家。”这是体育课代表的回答。

“我要当一名作家,用文明改变世界。”这是,呃…不记得了…

这时喻老师看到只有坐在最后一排边上的辛一凡没有举手,一脸通红,喻老师立马叫他:“辛一凡同学,你想做什么呢?”

辛一凡别别扭扭的站起来,半天才憋出一句话:“老师,我想…我想上厕所。”

“哈哈哈…”同学们都笑了起来。

辛一凡坐在轮椅上陷入回忆,今天想起了读小学时的一段囧事,前两天记起了小时候尿床被打,改期末成绩被爸妈发现跪搓衣板的事。

辛一凡今年28岁,是一名考古学博士,一年前因为一场车祸变成了植物人,一个月前才苏醒,醒来后的辛一凡丧失了大部分的记忆和语言能力。现在偶尔能想起一点事情,医生告诉辛一凡的妈妈,这可能是大脑的语言中枢受损引起的,现在没有特别好的治疗方法。

辛建国和陈霞在边城工作,辛一凡是他们的独子,为了照顾变成植物人的辛一凡,陈霞提前办理退休来到了京城。功夫不负有心人,陈霞的悉心照顾,儿子终于醒了,现在还能够认出她,也能够示意她自己的想法,比如饿了,想上厕所,想看电视。

陈霞看着儿子,心中的愁绪挥之不去,以前那个聪明搞怪的儿子如今变成了这副样子,除了悉心的照顾他,只有祈求老天让他早日恢复。

说起一年前的车祸,陈霞至今无法释怀,一起出车祸的还有辛一凡的未婚妻舒静嫣,这个乖巧聪明又体贴的准儿媳却在那次车祸中去世了,每次想到舒静嫣,陈霞更是忍不住泪水直流。

舒静嫣是辛一凡的大学同学,后来辛一凡硕士和博士选择他感兴趣的考古学专业,舒静嫣选择的语言学,他们一同毕业一同参加工作,辛一凡进了京城考古研究院,舒静嫣留在大学任教。本来他们打算当年年底就结婚,谁知飞来横祸,二人竟然天人永隔,活下来的辛一凡又变这样,两家的家长除了伤心,只能默默的接受这个事实。

更让陈霞愤怒的是,一年过去了,肇事的司机至今没有抓到。与他们一样难过甚至愧疚的还有余承东,他是辛一凡的导师也是辛一凡的领导,京城考古研究院的院长。

事情还要从三年前说起。2019年夏天,余承东带队发现了位于川江省西汶县的西皇遗址,辛一凡作为余承东的助手参与了这次考古活动,这座遗址中出土了数量众多的青铜器和玉器,同时还出土了大量陶制品碎片,以及木制品、竹制品和丝麻等的残骸,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具残破的水晶头骨,整个水晶头骨里外密密麻麻布满了符文,通过碳十四检测,出土的器物距今大约一万一千年前,而水晶头骨的检测结果是距今4500万年以上,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京城古研究院没有公布关于水晶头骨的检测结果,毕竟这太不符合常理,只是把检测结果和水晶头骨直接送到了上级部门,最后这件水晶头骨由京城博物院秘密保管和收藏,此后也没有关于任何这件水晶头骨的消息。

西皇遗址的发掘工作进行了两年多,重要的文物都运回京城考古研究院,因为年代太久,这些出土文物大部分都需要修复。

没过多久,余承东接到了上级的指示组织人手秘密研究水晶骨头上的符文,于是余承东找到了燕京大学的古文字学教授谢明安,并让自己的学生辛一凡也参与了这项工作。

谢明安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留学欧美的博士,学成后归国,在燕京大学任教,她是古文字学的权威,对象形文字、楔形文字、玛雅文字、印章文字、线形文字等都有所研究,而且还精通古希伯来文和古拉丁文,回国后对华夏的古文字研究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同时她还是辛一凡的未婚妻舒静嫣的老师。

谢明安的爱人多年前去世了,唯一的儿子在几年前也考上了国外的哥伦比亚大学的生物学硕士,她现在是有时间安心做学问的。

由于这项研究工作是秘密进行,辛一凡拿到的都是符文的高清图片,谢明安很快成立了一支研究小组开展对这些符文的研究,不过一年多的时间过去了,他们也没有发现其中的规律,为此谢明安提出让更多的业内专家加入研究小组的意见,集思广益,因此她特意在全国范围内筛选了十几名古文字专家,并向上级申请让他们加入研究小组。

在收到同意的回复后,谢明安决定先秘密召开一次研讨会,地点定在京城考古研究院内,余承东和辛一凡也会参加,为此余承东特别申请将水晶头骨带到开会现场,安全部门也增强了安保措施,辛一凡和舒静嫣被安排去京城博物院取水晶头骨。

京城研究院离京城博物院不过五公里的距离,二人乘坐特警安排的防爆车,同车的还有五名特警,离奇的是,他们在路上发生了重大的交通事故,当防爆车通过一个十字路口时,一辆满载货物的物流卡车撞向了他们乘坐的防爆车,导致防爆车上六死一重伤,死者中就有舒静嫣和五名特警。辛一凡抢救活了,却成了植物人,肇事司机逃逸,同时失踪的还有那件水晶头骨。

这次事故甚至惊动了高层,警方立即展开了严密的调查,一系列的调查结果让警方感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意味,这辆货车本来是从晋北省运送快递进京城的,但警方却在高速公路休息区的厕所间内找到了司机的尸体,从司机的死亡时间来看,早于车祸发生的时间;由于车辆管制,货车本不可能在下午两点进入车祸地点,奇怪的是高速公路下道口收费站却让其大摇大摆的通过,并一路疾驰,直到撞毁了辛一凡一行人乘坐的防爆车。

从警方调取的监控录像看到,这辆货车在下高速后尽量避过了摄像头密集的路段,路上也几乎没有遇到交警,一切都像经过详细的规划和严密的计算一样。

当车祸发生后,那名肇事司机还能毫发无损的从货车里出来,并快速跑向辛一凡他们乘坐的那辆被撞得变了型的防爆车,从车里翻出装有水晶头骨的箱子,然后迅速离去,上了不远处的一台轿车后扬长而去,整个过程没超过两分钟。

警方立刻对高速路口那名收费员和肇事司机上的那辆轿车展开追踪调查,发现,收费员在当天下午三点钟左右就借口家里有事请假离开了岗位。通过调取监控视频发现,那辆轿车居然又沿着大货车来时的相反方向,向晋北省逃去,警方连夜追查,在一处高速路旁发现了被遗弃的那台轿车,里面还有一名死者,就是那名高速路口的收费员,而那辆被遗弃的轿车是由报废车改装后的套牌车,车上的零件来自起码十辆以上的报废车。

警方再继续追查报废的车辆的来源,得到的结果是,这些报废车有的是十年前报废的,有的是五年前报废的,最早也是两年前报废的,现在这些报废的汽车基本上都变成了废铁或者销毁了,线索到这里也就断了。

警方曾沿着高速路两旁进行地毯式搜索,也是一无所获。随后来警方排查了当天参会的所有人,包括他们最近的联系人,这些人当天都不知道水晶头骨会运来研讨会的现场,余承东并没有提前通知参会人员会将水晶头骨带至会场。

整个水晶头骨被劫计划进行得天衣无缝,好像是提前谋划了多次过一样,是什么人做的?这个疑问一直萦绕在该案负责人京城刑警大队副队长杜刚的心头。杜刚调查这起案件一年了,和他一起办理这起案子的还有乔旻珊,一名燕京公安大学刑侦系毕业的高材生。

一年过去了,两人负责的专案组对那起造成六死一伤的抢劫案毫无进展,他们觉得不仅对不起自己肩上的责任,更对不起逝者,这其中还有他们的五名同事,这让杜刚和乔旻珊时刻都感觉到压力,特别是辛一凡的母亲每次过来询问办案进展的时候,他们总会觉得有些心有愧疚。

今天陈霞又过来了,还是跟以前一样,坐在杜刚的办公室里,乔旻珊给她倒了杯热水,陈霞也不着急只是淡淡的说到:“杜队长,真是不好意思,又来打扰你们了,我就是想问问辛一凡那起交通事故的案子现在进行到什么程度了,都过去一年多了,你们警方什么时候能破案呢?”

“陈阿姨,您是知道的,我们局里是非常重视这件案子的,我们也投入了大量的人力去收集证据,不过现在案件确实没有进展,我们都知道您家里的情况,也十分理解您,如果案子有了进展肯定会第一时间通知您的,您真的不用每次这么麻烦的跑过来,您有事给我和乔旻珊直接打电话就行了。”杜刚态度十分和善的说到。

“好吧,你们不嫌我烦就行,那我就不打扰你们工作了。”陈霞说完站了起来直接出了杜刚的办公室。

杜刚和乔旻珊看着陈霞离去的背影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胡说本纪》换源阅读
  • 如果不显示,请尝试上方换源阅读
  • 或点击此链接https://m.qxxlw.com尝试搜索